证监会新任主席吴清 接棒中国资本市场改革接力跑

锐丰小天才 时政外交 2024-02-12 84507 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李域  深圳报道 

位于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19号的中国证监会迎来新一任掌门人。

2月7日,中共中央决定,任命吴清为证监会党委书记,免去易会满的党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决定,任命吴清为证监会主席,免去易会满主席职务。

相较于历任证监会主席,吴清本人具有深厚的证监系统背景,这一次调任,也是其第三次进入证监系统担任要职。

现年58岁的吴清,在过去三十余载职业生涯中,曾担任中国证监会机构部主任、风险处置办主任,期间因处理问题证券公司风险、严打老鼠仓的作为,给市场留下了作风强毅的印象。

2010年底,作为央地互动交流的干部,吴清调任至上海,随后相继担任上海市虹口区区长、区委书记,上海证券交易所党委书记、理事长,上海市副市长、常务副市长,上海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等职。

沪上十三载,在上海虹口区任职期间,吴清重视发展金融业,力推虹口区成为上海金融业重要的聚集地之一。随后第二次进入证监系统,出任上海证券交易所党委书记、理事长,在此期间,不断完善上交所发行上市融资功能,深入推进“新蓝筹”行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担任上海副市长时,吴清还曾走上直播台,为新技术新产品首秀带货。

在资深证券人士看来,吴清懂得借助证券、基金等金融机构力量反哺实体经济,与机构亦能很好合作。

而今,吴清第三次进入证监系统,出任第十任证监会主席,恰逢证监会调整为国务院直属机构,在机构性质变化同时,保障了证券监管行政执法效能。为了强化资本市场监管职责,还将企业债券发行审核职责划入证监会,由证监会统一负责公司(企业)债券发行审核工作。

国际投行高盛全球投资研究部宏观经济研究团队认为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体现了中国政策决策层未来几年的工作重点,保留中国证监会并将其调整为国务院直属机构显示,中国领导层关注股票市场的发展,希望扩大直接融资,优化资本配置并减缓债务累积。

“任重而道远者,不择地而息”,在这场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接力跑中,实施全面注册制的关键一步业已完成,但接下来更为重要的是如何实现注册制改革红利的全面落实,包括如何借助资本市场实现高质量发展,支持硬科技企业发展,解决“卡脖子”问题;如何提高直接融资比例,改善融资结构,助力消解金融风险;如何优化退市机制,实现资本市场形成优胜劣汰的良性循环,同时管控好大量退市对应的风险问题等。

接棒者吴清执掌证监会后,面对新挑战将如何解决问题,股市又将怎么走?值得期待。 

首位有证监系统履历的主席:金融监管不能留有缝隙

吴清是首位有着深厚证监系统背景的证监会主席,打破了银行系高管执掌证监会的传统。

在中国证监会前九任主席中,包括刘鸿儒、周道炯、周正庆、周小川、尚福林、郭树清、肖钢、刘士余和易会满,大多在中国人民银行和工行、农行、中行和建行四大国有银行有过任职经历。

公开资料显示,1965年出生的吴清是安徽蒙城人,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于1989年1月参加工作,历任国家计划委员会综合司干部、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国务院证券委员会办公室干部,曾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机构部副处长、综合处处长副主任、机构监管部副主任、主任、证券公司风险处置办公室主任、基金监管部主任。

证监会新任主席吴清 接棒中国资本市场改革接力跑

在证券业内,吴清给人的印象,是淡定平和,但对待违法行为,又作风强硬,执行力强。

2005年,吴清出任证监会证券公司风险处置办公室主任,专事问题券商的风险处置。

在吴清担任风险办主任期间,证监会处置了南方证券、闽发证券、“德隆系”券商等31家违规证券公司。其中推动26家公司进入司法破产程序,其余5家以其他方式完成收口。

通过几年时间的风险处置和整改重组,证券行业高达2853亿元的历史遗留风险全部化解,流动性缺口问题全部解决,账外经营全部清理或纳入账内反映。与此同时,证券行业盈利能力显著增强。即使在遭遇股市剧烈波动的2008年,证券行业仍然保持稳健经营。

2009年,吴清被任命为基金监管部主任,监管对象从证券公司变成了基金公司,严打“老鼠仓”的作为也再次给市场留下了深刻印象。

公开数据显示,仅2009年,证监会通报共计对13家基金公司进行稽查,对14名从业人员进行处罚,包括2名总经理、4名副总经理、4名督察长、4名基金经理。

对于金融监管,吴清有一套自己的独到思想。2009年,吴清曾在《中国证券》杂志撰文指出,金融监管必须同时关注合规性和审慎性的问题,时刻防范和及时处置系统风险。他认为,金融监管的基本目标无疑是保护客户合法权益和维护金融系统安全,但在有效实现目标的方法上并无定规,有时找到又放弃。

他表示,金融机构的自我监管和监管意愿往往是靠不住的,因此金融监管不能留有缝隙。美国虽然有复杂而高成本的监管体系,但对场外交易市场(OTC)及对冲基金等方面却疏于监管。 

沪上十三载:吴清走上直播台,为新技术新产品首秀带货

2010年12月,吴清卸任基金部主任,转而出任上海市虹口区委副书记。

在上海市虹口区任职期间,吴清重视发展金融业,力推虹口区成为上海金融业重要的聚集地之一,并于2013年7月升任上海市虹口区委书记。

有数据显示,2011年以前虹口区金融企业总数仅为78家,且体量较小、利润贡献率低。而截至2015年4月底,虹口区已集聚各类金融机构1052家,管理资产总规模超过1.5万亿元人民币。

在上海虹口区工作了将近6年之后,吴清又回到了其熟悉的证监系统,2016年5月赴上海证券交易所担任党委书记、理事长。

在吴清的任内,上交所不断完善发行上市融资功能,深入推进“新蓝筹”行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同时,上交所也推进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助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稳妥发展交易所债券市场,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另外,上交所也稳步发展了衍生品与基金市场。

吴清提到,“交易所在资本市场的最前沿,对于市场有最丰富、最及时的数据和信息资源以及强大的技术力量,有义务也最有条件维护市场的秩序和稳定,所以交易所应该优先发挥一线监管的职责。”

对于“退市难”问题,吴清表示,一方面会充分考虑历史与现实;另一方面会配合IPO常态化和重组制度的完善,坚定不移地推进退市制度改革。

2018年1月16日,上海市人大官方微信公布,上海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三次会议今天下午表决通过人事任免案,决定任命吴清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2019年9月,吴清进入上海市委常委行列,继续兼任副市长。2021年12月,吴清任上海市常务副市长。履新证监会之前,他任上海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上海任职期间,吴清不仅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上卓有成效,同时参与推进上海科创、高新企业的发展。

在互联网高速腾飞的2015年到2017年间,上海的发展亦曾引发讨论,特别是上海在创新实体经济的力量上显得薄弱,通过政府强有力的持续推进,如今上海在先进制造业上的突破实力颇引人侧目。

此外,吴清还在2017年9月成功当选世界交易所联合会(WFE)董事会主席,这也是中国内地交易所第一次在国际行业组织中担任主要领导职务。

在资深证券人士看来,吴清懂得借助证券基金等金融机构力量反哺实体经济,与机构亦能很好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上海信息消费云峰会现场,时任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吴清走上直播台,为数字新基建领域的新技术新产品直播带货。吴清“带货首秀”的3件产品是来自信息消费领域体现高科技含量的上海新产品。

接棒者吴清迎新挑战:如何实现注册制改革红利的全面落实 

在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接力跑中,接棒者吴清将面对多项新挑战。

2023年3月7日,证监会重大改革方案出炉,包括证监会由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调整为国务院直属机构,由证监会统一负责公司(企业)债券发行审核工作。

高盛宏观经济研究团队认为,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体现了中国政策决策层未来几年的工作重点,包括提高金融监管的协调性以加强金融稳定,加速科学技术发展,以及可能通过更完善的数据使用及分享监管进而加强数字安全等。保留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并将其调整为国务院直属机构则显示,中国领导层关注股票市场的发展,希望扩大直接融资,优化资本配置并减缓债务累积。

事实上,在2022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对推动“科技-产业-金融”良性循环,更大力度吸引和利用外资,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也提出明确要求,这些与机构改革方案一起为下一阶段的资本市场发展指明了方向。

去年2月17日,酝酿已久的全面注册制正式公布实施,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发展迎来重大里程碑,A股自此迈入一个全新的历程。

瑞银证券董事长钱于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全面注册制的实施将对资本市场带来深远影响和重大意义,首先是主板新股发行的条件进一步放宽,将有助于扩宽企业准入范围,进一步增强资本市场的包容性,加快企业上市融资速度,提升直接融资比例;其次是占A股总市值约2/3的主板市场新股发行定价将完全市场化,资本市场优胜劣汰的功能将得到更好的发挥,市场活力也将进一步增强;最后是全面注册制将进一步提升审核效率,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提升新股发行效率。

与此同时,市场的关注点还有,全面注册制落地后,企业上市渠道更加畅通,相应地退市的问题,也就是风险公司的出清如何处理?

光大证券认为,退市制度是注册制优胜劣汰市场业态的必要保障,是提升上市公司整体质量的重要举措。

那么作风强硬,执行力强的新任主席将如何让市场不再有“退市难,退得少”, 上市公司退市更加畅通,实现常态化?

当然,实现注册制改革红利的全面落实还包括如何借助资本市场实现高质量发展,支持硬科技企业发展,解决“卡脖子”问题;如何提高直接融资比例,改善融资结构,助力消解金融风险。

此外,还有如何实现证监会在全面注册制时代的角色转变,从全能保姆式监管真正转向“市场的归市场、监管的归监管”,各司其职的良性循环;如何利用注册制改革进一步改善A股市场生态,改变牛短熊长,波动性太大的问题,让投资者更有获得感以及如何促进券商行业高质量发展,打造国际一流投资银行等资本市场长期以来的难题亟待解决。

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担任理事长时,吴清曾表示,服务实体经济,就是资本市场的“初心”,就是证券交易所的“初心”,上交所将继续多角度、多领域、多方式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同时,在新时期的资本市场建设中,交易所应该更加积极地发挥好一线监管的职责。上交所处在资本市场的最前沿,将不断发挥自身优势,承担一线监管职责,当好市场的“哨兵”。

证监会新任掌门人吴清在任内将如何突破,如何解决资本市场长期以来的难题,实现注册制改革红利的全面落实,值得期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平台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